南京政协委员:非遗重申报轻保护

中新网南京1月18日电 (田雯)“南京现有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145项名录,但这对大多数老百姓来讲,仅仅是一个数字,大家并不了解这些遗产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技艺或者实物。”18日,在正在召开的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上,政协委员张莅坤等5人提出,“非遗”的申报过度泛化,急功近利、各自为战。他们建议,应强化“非遗”的活态化继承。

据张莅坤介绍,截至目前,南京市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228位,重点项目传承保护基地、生态保护区共29个,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资源更是多达2004项。在这228人中,年龄60岁以上的112人,40岁以下的仅12人。

“在选徒和传授技艺的环节上,过于严格的入选门槛、短时间难以掌握的技艺,以及个别家族性传承的限制等因素,导致年轻人很难真正进入非遗传承的领域。”张莅坤分析称,再加上生存压力、市场接受度和行业缺少荣誉度,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剧了传承人老龄化,继承者难有合适人选,青黄不接的严峻形势愈加突出。部分非遗项目甚至有失传危险。

此外,张莅坤还指出,由于忽视“非遗”的多样性、活态性、个性化特征,重申报而轻保护,导致非遗项目过度泛化,保护模式单一,使南京“非遗”传承发展陷入困境。“非遗保护的主要目的,一是让濒临灭绝的文化遗产项目能够传承下去,二是保护文化的多样性。但在非遗申报的热潮中,却出现了盲目申报的现象。”

同时,张莅坤等委员对于部分非遗项目缺乏商业化运作能力、无法打造非遗品牌,表示惋惜。他们认为,一项“非遗”就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传统、丰富文化内涵的品牌,而传承并弘扬的过程就是继承和营销相结合过程。

“因此,我们建议非遗工作的重点要从‘申报’‘评审’层面,向‘活态化传承、市场化运作’方向转变,让非遗项目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张莅坤说。

针对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现状的窘迫性,张莅坤等委员们共同建议,设立南京“非遗”文化活态展示及培育基地,集研究、非遗活态化展示、人才培育、产品销售等功能于一体,为“非遗”项目实现“资源—资产—资本”的有效转化提供动力。同时,加大非遗项目的宣传推广力度,给南京非遗项目更多展示交流的机会,为其走进群众生活、走进文化产业市场注入活力。此外,还可考虑非遗进校园,比如设置非遗工艺美术课,开设非遗传承培训班,为非遗艺人的培养和再教育提供深造平台。多措并举以促进非遗的系统化传承和产业链升级。(完)

(原标题:南京政协委员叹非遗重申报轻保护 倡议走活态化传承)

编辑:SN123


姚贝娜去天堂唱歌 周秀云呢

人固有一死,或死于癌症,或死于派出所。对生者而言,这两种死法,都很恐怖。姚贝娜不幸去了另一个世界,周秀云也不幸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想祝另一个世界的姚贝娜,在天堂里继续她喜欢的歌唱;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如何祝愿另一个世界的周秀云。


日本建筑如何练就抗震好身板

这种“高强度抗震房”是如何炼成的呢?现在看来,日本有着理念、技术和严格执行三件“法宝”。


欧佩克:变强或变弱?

如今5年过去,当初的担心,似乎已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现实,欧佩克能否再次振作,关键在于它能否重新找到价格和产量这对平衡棒的平衡点,或更直白说,它的12个成员国能否基于共同利害,再度团结起来。


娱乐不要脸独家新闻成耻辱

看到舆论谴责某报记者假扮成医生混入太平间拍姚贝娜的遗体,为了上头条,为了独家新闻,完全不要脸不要底线了。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高尚,更衬托出这种媒体狗仔的无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