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工大校长撰文呼吁学生上课要记笔记

水金辰 本报记者 吕博雄《中国青年报》(2015年10月26日09版)

“我去听课时发现,有很多同学不记笔记,这种现象令我为同学们的学习效果担忧。”国庆假期期间,哈尔滨工业大学官网上刊载了该校校长周玉的署名文章《让记笔记成为人生的必修课》,该文提倡互联网时代大学生仍要拾回课堂记笔记的传统。据介绍,这篇文章是周玉在国庆节前一天与部分学生座谈,并批阅每个学生的课堂笔记后即兴而作的。

周玉在这篇3000多字的文章中说,“随着计算机和网络的普及,学习方式越来越多元化,笔记却记得越来越少。上课,我们可以下载相关课件、拷贝老师的PPT、上网搜到需要的内容。看起来学习的方式更加轻松了,但并没有经过系统深入的学习和思考,有些知识变得似是而非,有些观点变得人云亦云,有些宝贵的想法一闪而过。海量信息的冲击淹没了我们对知识的选择与吸收,许多知识还没有好好消化就成了过眼云烟。”

周玉在文中谈到记笔记的好处时说,“有研究发现,相比不记笔记的学生,那些记录笔记的学生成功记住学习内容的几率高出7倍。笔记不仅是在听课过程中记录的重点和难点,更是自身思考和总结的智慧结晶。”

周玉还在文中提到了哈工大老教授以及其他校外学者的记笔记习惯,“在哈工大博物馆二楼展厅里收藏并展出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校师生完成的各类笔记、作业等大量实物。有许多教学笔记、课堂笔记的共同特征是图文并茂、书写工整、条理清晰。这些笔记的完成者很多后来成了学界泰斗,如王光远、潘际銮、吴从炘……”“我常常在很多大型国际学术会议、交流活动中,看到很多知名学者在一丝不苟地记着笔记。也许就在这一点一滴的字里行间,伟大的思想、伟大的发明就会应运而生”。

毕业于哈工大的周玉在文中还说,“有人说我们77级学生是记笔记的能手,这话不假,因为当时教科书很少,参考资料匮乏,学生在课堂上拼命地记笔记,课后复习也靠看笔记。这样反而使我们在记笔记中受益匪浅。由于形成了习惯,后来有了教科书和参考书,也仍然坚持记笔记。我本人就是记笔记的终身受益者。”

曹宇是该校电信学院大二学生,他是国庆节前那次座谈的受邀学生之一, 他说周玉在现场就曾询问同学们能否上课坚持记笔记。会后,当天参加座谈的同学的课堂笔记都被本科生院老师收上去。笔记再发回来后,每本笔记上都多了一行署名为周玉的批阅。曹宇的那本“工科数学分析”笔记上写的是“养成记笔记的好习惯,你会终生受益”。

据介绍,今年哈工大举行了名为“最美笔记”的评选活动,并有3名同学的课堂笔记被哈工大博物馆收藏。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别错愕月住宿费2万养老成本

钱理群入住高档养老社区的个案揭橥了一点,即养老院并非人们惯常认为的那样,那是生命的最后驿站,只能静候死神的到来,不是的,老人们完全可以像钱理群那样,将养老院当作自己的新家。


拯救中国经济要小放水真减税

还稳健吗?显然不大像了。从连续的降息、降准,再到信贷质押再贷款,央行政策宽松已是呼之欲出。只是稳健是一面旗帜,宽松有诸多弊端。于是,情况就变得很具有中国特色:表面上,稳健的大旗必须要高举;实际上,宽松的动作,决不能少做。


双降消息未泄,金融反腐见效

总结今天的四则新闻,它们共同构画了当下中国的一副图景——经济为了保持较高速度,正在试图成功驾驭高难度杂技,收割利益的人也有被收割到无路可逃的时候,而围观者们,总不嫌事儿大,觉得每一个人的倒下都不值得同情……


民主党派为何被当成修水管的

一说参政议政,圈内人士就知道你是民主党派,但社会上许多人只知道中国共产党,并不知道有民主党派,你得费一番口舌去解释,解释完了,他们还要惋惜地反问一句,“你条件不错,怎么不加入中共啊?”言外之意,我误入了歧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